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禅心朗照千江月

苏老堤边玉一林,六桥风月是知音。任他桃李争欢赏,不为繁华易素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 高濂抄本【山水情 】第八回  

2015-04-01 13:37:36|  分类: 【精品书屋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代10大手抄本 - 靓蛋 - 中 国 职 业 教 育 网

第八回 闹花园蠢奴得佳扇

  婢窃扇头佳画,独潜金谷偷瞧。惊疑男子并多娇,生出千般讥诮。正尔踌蹰嗟叹,耳边频唱歌谣。蠢奴忽至恶言调,失却丹青二妙。

右调寄《西江月》

却说这素琼小姐,自那日画完了这把扇儿,不时去取出来细玩一番,想慕卫旭霞风姿,如饥思食,如渴思饮,几乎害出病来。一日,想着了老夫人吩咐,要送这尼庵几幅吊挂,乃道:“向者母亲叫我画,我缘愁情如海,恹恹体倦,所以延至今日尚未曾落墨。前日母亲偶然问及,已自支吾过了;如今还受生的日期渐渐近来,若再蹉跎日子,归去时没有得应付怎处?今日不免熏沐了,打就稿子画去。”正是:

愁心不耐拈针线,勉强研脂写画图。

说罢,对春桃道:“你去取一盆热水来,我要净手。”春桃答应而去,少顷遂捧一盆进来,说道:“小姐,水在此。”素琼取了一丸肥皂,去净了手;又对春桃说:“替我再焚一炉好香,把这些颜色盆儿摆在桌上。”春桃道:“莫非小姐又要画扇子哩?”素琼道:“贱人,胡说!”春桃遂去收拾停当,道:“小姐要画什么画儿?不若画这几幅吊挂罢。后日奶奶要起来没有,得与他烦恼几句,那时就不美了。”素琼道:“我原是为此。”又对春桃道:“替我在护书里拣四幅上号云母单条过来。”春桃听了,忙向匣中翻了一回,准准的择了四幅。见得一把金扇在内,取来揭开看时,竟然画得红红绿绿的。春桃暗想道:“莫非就是前日画的那把?待我悄悄的袖他出去看看,不知他画些什么在上。”

春桃回头一顾,只见素琼背地坐着,竟将这扇子藏于袖中,拿了单条,闭着护书,将来付与素琼道:“小姐,纸在此。”素琼接来,铺于案上,乃对春桃道:“你住在那边与我磨墨研脂。”春桃此时正欲出去细看扇上的画,听见说要他住下服事,心上有些不愿,乃作奸计道:“前日小姐画扇,要打发春桃出去,今日缘何要春桃住下研脂和粉?况且奶奶吩咐,不知要春桃去做什么事来。”素琼道:“你要去就去,谁个毕竟要你?在那里胡言乱语!”说罢,春桃竟自出去了。素琼自去调匀脂粉,润笔构思的画了。正是:

欲图二十诸天像,费尽千金淑媛思。

却说这春桃袖了这把扇子,走到外厢来,一径开了角门到花园里去,坐在太湖石边,便向袖中取出。揭开时,仔细着眼,竟是一对风流俊俏在上。此时春桃见了,乃惊骇暗想道:“这个男子明明像那了凡的弟子,那女人又像小姐的容貌,怎的这样像得十分?这也有些古怪。”春桃乃对着这把扇儿摩拟,又想过一回,乃道:“原来如此。我前日再想不起为什么见了老夫人来,藏过了扇子,只说要画大士像。如今又不见画什么大士像。连我那时也错认了,道是毕竟画些春画消遣,岂知乃是这个缘故。咳,小姐小姐,你是个千金闺秀,怎的这样胡思乱想!那卫生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他乡游子,怎的见了一面,又不曾眉来眼去,言语相亲,这样思慕他,就值得把自己的花容月貌、贵重身躯,画来与他相并?我想小姐痴也不是这样痴。如此看起来,我前日在这里对他说不若央了凡为媒、赘他归来这番说话,岂知小姐此时嗔怒,竟是假意;倒也合他心意的。”

想毕,又道:“今日这柄扇子,喜得是我见了,自然与你包荒。倘然落在老夫人手里,他看见一男一女相并扇头,男人像卫生,女人像小姐,自然道尼庵会过了一次。那时教老夫人好不气死!”想罢,正欲细细再看一番,只听得角门口悠悠扬扬唱歌出来。

春桃袖了扇子,侧耳听着,乃是这瘌痢柳儿。你道他唱的什么山歌?竟是一只旧《挂枝儿》,歌道:

东南风起打斜来,好朵鲜花叶上开。后生娘子弗要嘻嘻笑,多少私情笑里来。

那柳儿唱罢,走进园中一看道:“半个月日不曾进来,一个花园,弄得这样七零八落的光景了。思量我老爷存日,未曾出去做官的时节,日日请了几个朋友坐在亭子上,猜拳行令,吃酒作乐,收拾得园里花锦团生。岂知去做了一任官,不得还乡。而今奶奶日日同这起尼姑、道婆,出去烧香念佛,不管家里。不要说老爷平昔相交朋友,见了这个园里要嗟叹,就是我这样一个瘌痢家奴,蠢然一物,思量着了肚里也觉有些难过。”乃道:“待我走到池边去看,可有荷花了。”

遂走到假山边去。只见春桃坐于太湖石上,劈头撞着,吓得柳儿乱嚷乱跳起来,道:“不好了,青天白日荷花池里狐狸精妖怪出现了。”春桃道:“啐,瘌奴才,眼花了,是我!”柳儿仔细一看,认是春桃,遂走近身去道:“我只认是什么妖怪,把我一吓,却原来是春桃姐姐。为何独自在此?倘然撞着了鬼,被他迷死了怎处?”春桃道:“不要胡说?你方才唱这样山歌,再唱只与我听听。”

柳儿道:“这样山歌,道是好听,又教我唱。但这山歌虽然弗是钱买个,也要工夫去学来。你要我唱,可拿些东西请我请请,还有极好的在这里,唱与你听。”春桃道:“今日不曾带得什么东西。你唱了,待我别日拿些糕饼之类来赏你。”柳儿道:“糕饼我不要吃的,要你下半截这件好东西来尝一尝。”春桃发怒道:“狗奴才,我去对老夫人、小姐说了,打死你这狗头!”柳儿道:“春桃姐,不要气,让我唱好些的与你听罢。”春桃道:“只要唱得好,饶你这次。”柳儿乃把手一拍,遂唱道:

二十去了念一来,弗做得人情也是呆。三十去了花易谢,双手招郎郎弗来。

唱罢,对春桃道:“唱得好么?”春桃心里道是他油嘴,故意唱这样歌儿来调戏他,乃假惺惺的道:“唱得不好。”柳儿道:“我请问你那里这一句不好?待我解说与你听。即如春桃姐姐,目下这样青春年少,妖妖娆娆,花扑扑的一个好面孔,壮馒馒一个好身体,不肯做些人情替别人活搭活搭,到得老来,面孔又皱,牙齿又落,身体又只管干瘪起来,那个时节,总铺满银子贴了别人。双手去扯人上身,不要说别人不肯,就是我这样一个瘌痢男儿,一世里不见这件好东西的,也不动火了。”春桃听了这一番说话,不觉怒从心起,骂不绝口的望外就走。

柳儿见他要走出去了,乃赶上去一把抓住道:“姐姐好人,今日园里幸喜无人在此,我与你做一做好事,也是大家有趣的呢。”说罢,扭住再不肯放。将去亲嘴,被春桃两个大巴掌摆脱了,飞奔的进角门而去。谁知春桃身子便摆脱了,袖中那把金扇,被柳儿歪缠得慌了,竟落在巷堂里地上。

那柳儿见他去了,又赶不着,口里连连骂了他几声,一径也望外边而走。只见地下横着一把扇子,柳儿拾起来看了一看,乃道:“自然是这臭花娘的,被我赶得急了,袖子里突了出来,也不晓得。我两日因老夫人道是观音山尼姑在那边替他念受生经,家里吃了素,终日是这些白榻豆腐,缠得口中淡杀来。且拿去换些芝麻糖来甜甜再作区处。”遂慌忙奔出巷堂,一径到街上去。恰好一个糖担歇在巷口,柳儿四顾一望,见得无人走来,袖中取出,望糖担一丢。那卖糖的人拿来看了一看,见得柳儿慌张失志,毕竟道是偷出来的,也是手忙脚乱的,叉二三十根芝麻糖付与柳儿。

柳儿接来袖了,也不争论,心满意足的回去,坐在大门槛上,在那里细细的吃。只见春桃面如土色的走来道:“柳儿,你方才在园中可见一把扇子么?”柳儿见得春桃来问他,把这吃剩的糖藏好袖中,做不知,睬也不去睬他。春桃又问道:“柳儿哥,你若曾拾得我的扇子,情原出赏钱,还了我。”柳儿立起身来道:“扇子是长的短的?可曾交付与我?只管唠唠叨叨。可惜我也不曾拾;就拾了,你方才这样可恶,也没得还你了。”春桃道:“瘌奴才,园中并无别人,不是你拾是那个拾了去?”柳儿道:“臭花娘,你自己不小心,倒来寻我?我如今索性同你到奶奶面前去讲明白了,大家放落了念头。”

说罢,柳儿一把拖了春桃,要到老夫人那边去。那时春桃虽是失落了扇子,连小姐也不知的,见柳儿扯去见老夫人,恐怕露出马脚来,连累小姐,倒吓得魂不附体,乃道:“柳哥,你不见就罢了。什么大事,值得到奶奶面前去说?”柳儿道:“你方才狠头狠脑,道是值百拾两银子的,冤我拾了,思量起来,怎的不毒?我柳儿一向老爷在日,道我不偷东摸西,比别人欢喜加倍。今日你这丫头,倒来冤我做贼!若不到奶奶处去说明,后日不见了些东西,尽道是我偷了!”春桃一发着了忙,竟自飞奔进去。柳儿道:“这个臭花娘去了,我且到外边吃完了几根糖再处。”柳儿一头吃,一头走,竟自到街上去了。不题。

却说这春桃不见了扇子,心惊胆战的去见柳儿,倒被他歪缠了多时,真正急得进退无门。只听得碧霞叫一声:“春桃姐,小姐道你半日不在面前,在那里发怒,要打哩!”春桃听得了,连忙走进房去,不言不语,来于素琼面前,心中犹如小鹿撞的一般。素琼道:“你在外边做恁的?去了半日。”春桃此时,只得说个慌道:“老夫人唤去煎茶服事了一回。”素琼道:“既如此,不计你了。吊挂已画完了,替我拿去与老夫人看。若不中意,待我再画。”春桃将来卷好,一径到外厢去了。

却说素琼独坐无聊,忽然想着了卫生,乃道:“我久不见那风流才子之面,趁这春桃不在,不免去取笺、扇出来,玩味一番,以消寂寞。”想罢,向匣中去取翻了一转。谁知单单剩得这笺在内,扇子的影儿也不见了。此时素琼道是古怪,心中暗想道:“这柄扇儿,明明是我前日看了,放在这匣里的,为何不见了?况且我房中之物,并无闲杂人进来,难道是那个偷了去?”又向别个箱笼中寻了一回,觉得没处寻了,连这诗笺索性也不看了,闷闷昏昏,凭于栏杆上思想。

恰好春桃拿这画去与老夫人看了,走进来回覆道:“小姐画在此,老夫人中意的了。要小姐放在洁净所在,去日来取。”素琼此时,正处忧闷之际,答应道:“你且放在桌上。”春桃将来,放于桌上。见得小姐如此光景,暗想道:“莫非晓得这扇不见了,在那里闷闷不乐?倘然问我起来怎处?”

春桃正暗想间,素琼启口道:“春桃,你方才取纸的时节,匣中可见我一柄扇子么?”春桃道是不好了,急得两颊通红,硬着嘴儿对道:“小姐方才教我匣中拣纸,并不见什么扇儿。”素琼道:“明明是我经手放在里边的,房中又无别人进来,怎的就不见了?毕竟是你拿起在那边。快些拿出来,不要没些正经,将来遗失了。”

春桃见小姐说得明明白白,要着在他身上,暗想道:“决没寻处的了。”急得浑头浑脑,假意去翻箱倒笼一回,遂含着泪眼道:“小姐不要冤枉春桃,真个不曾拿呢!”素琼道:“你不曾拿,难道这把扇子飞了出去?还要嘴强!”春桃此时,越发急得进退无门,不觉放声大哭起来。素琼见得春桃这样光景,暗想道:“凡事不可造次。或者失记在别的箱笼里也未可知。况且这丫头平日再无偷窃之行,此时何苦去枉逼他?”乃道:“春桃,不见了扇子,难道不要寻的?如今又无人打骂你,为何倒哭起来?但你若真个不曾拿,也要细细的替我寻着了,自然赏你。如今且把这吊挂来藏过了,再收拾好了这些颜色盆儿,那扇子明日寻罢。”春桃听了这几句话,犹如得了恩赦的一般,拭干了眼泪,自去小心收拾了。但素琼说便如此说,只是心中忧闷,竟向床上去睡了。正是:

无端窃去意中真,恼杀深闺二八人。

顷刻一腔愁似海,难将心事对人论。

但不知这把扇子那卖糖的换去,究竟作何着落?且听下回分解。

扇在素琼笥中,如何得到卫生手里?春桃一偷,柳儿一拾,全部关目在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