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禅心朗照千江月

苏老堤边玉一林,六桥风月是知音。任他桃李争欢赏,不为繁华易素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 高濂抄本【山水情】第二回  

2015-04-01 12:57:09|  分类: 【精品书屋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代10大手抄本 - 靓蛋 - 中 国 职 业 教 育 网

第二回 痴情种梦里悟天缘

  金屋娇娃,惟吟味卫郎珠玉。随记取、萍逢识面,霎时分目。无限忧思,向谁宣读?忽睡魔障眼逼人来,流苏帐,鸳鸯枕,梦鼾熟。伽蓝至,从头嘱。遣风流到此,恩情得续。花下订成鸾凤友,起来倚翠偎红肉。正浓交鸳颈,无情棒,紧相逐。

右调寄《青玉案》

却说那素琼小姐,因得了笺上的两首诗,道是来得古怪,踌躇费想,更兼日里见了尼姑的弟子风流可爱,虚空思慕,足足里一夜不曾合眼。到得天明,起来唤春桃伏侍。梳洗过,遂启匣子,取出这诗儿着实玩味,觉得诗中意思精雅,捻在手里,不忍释去。真个是:

有情来下种,想杀俏多娇。

那素琼只管把这诗儿翻来覆去的念个不住,听得了凡说话进来,遂藏过了,不情不绪的坐于榻上。了凡走近身说道:“小姐何不再睡睡?因甚事起身恁早?头也梳得光滑滑了。”素琼道:“正是!我亦欲再睡片时,只缘:

日移花影横窗上,风送禽声入耳来。

被他惊醒了,觉得复睡不着,所以起来了。”乃问道:“师父,昨日我们花山去了,可有人来游玩么?”了凡道:“没有。”素琼道:“不信没有。你想一想看,只怕忘却了。”了凡道:“有是有一个来的,也是我们表兄。因小尼舍弟无人作伴,是他同了来,家中有人来找寻,才吃一杯清茶,先回去了。以外更无别人到此。”

素琼道:“只因昨日出去得促,这头门儿忘却锁好,恐有闲杂人闯进来,故尔动问。”了凡道:“小姐但放心,小庵再没有人进来的,况且昨日又是舍弟坐在此间半日。”素琼道:“原来令弟坐于那门口的,自然无人进来,也不必说了。敢问令弟如今在那里去了?他叫什么表号?”了凡道:“叫做卫旭霞。昨日因奶奶、小姐在这里住,小尼恐不稳便,遂打发他去了。”素琼道:“尊居在何处?”

了凡道:“住在洞庭东山。”素琼道:“闻得洞庭山离此有几十里之遥,只怕归去不及了。”了凡道:“他是在城里表兄家住下。”素琼道:“这便还好。但是他特来探望,本欲要叙阔情,为我们在此,使彼一面而退,不能罄其衷曲,他心上自然要怨及我们。”了凡道:“小姐说那里话?舍弟怎敢怨及?他是个风流张绪,美少潘安,为人庸洒脱俗的,岂是这样小见之人?”

素琼道:“正是。我昨日略睹其庞儿态度,便晓得人品必佳的了。闻得他年甫弱冠,不曾受室,是否?”了凡道:“舍弟因负了自己有才有貌,执下性儿必要亲眼相中一个美貌佳人,方可缔姻,故尔高低难就,蹉跎至今。”素琼道:“这便是风流才子的气概。但是人家的女子各自深藏闺阁,那有得与他看见?若必要亲自拣择,也觉难些。”

了凡道:“我想起来,原论不得的,各自有一个缘分在内。即如小姐住在昆山,舍弟居于洞庭,两山相去百里,昨日在小庵萍聚,大家竟得识荆,岂不是天作之合?这个就是缘了。今蒙小姐赞美舍弟,焉知舍弟不也在那边想慕小姐?”素琼听了尼姑这一番话,想道:“他说得是,但难启齿答应。”竟默默不复一言。正是:

欲知惜玉怜香思,尽在含羞不语时。

那尼姑说了这些打动人情的话儿,见着素琼含着芳唇,绝口不谈一言,道是他害羞了,遂转口道:“闻得奶奶、小姐明日要回府去了。小姐来了数日,尽日在外游玩,不曾到小园去赏鉴,此时趁奶奶熟睡在那里,待小尼陪小姐进去,尽意游一回儿。也当春风一度。待明日归去了,又要到来春相会矣!”素琼道:“这个也好。但是相会也不消来春,待今年小春上旬奶奶五十,还要来做预修。”了凡道:“正是!小尼倒怎忘却了!”说罢,素琼唤了春桃随着了,到后园去。

原来,那园背后就靠着万笏天平峻岭,素琼出了园门,凝眸一望,真个雅致非凡。只见:

巉岩(山则)(身单),腾腾碧气冲霄;虬于螺(虫可),郁郁青阴覆地。鸟啼林里,嘤嘤唤友;莺啭枝头,交交寻匹。风吹飘锦绣,水动乱文章。游蜂对对携香去,舞蝶双双扑鬓来。若去摘花摇日影,偶然移日动云根。

真个好一个圜山带涧的园,不亚石家金谷也!

那了凡携了小姐的手,走到红芳盛处去,瞥见一对鹁鸠儿在树上打雄,忙指向素琼道:“小姐,你看这对鸠儿在花丛中倒也作乐,真个人而不鸟如。”素琼看了一看,觉得不雅,遂红了脸,别转头儿,不去答应。那个春桃倒来凑这尼姑的趣,说道:“如此春光明媚的天气,这些飞鸟也觉动春心的。我道师父们遇了春里也难过的呢!”了凡道:“春桃姐,你如今也说不得嘴,休得取笑我!”素琼听见了乃道:“小贱人,你没些规矩说什么!”倒是了凡见小姐发嗔起来,乃道:“他不曾说恁的,是小尼与他取笑呢!不干春桃姐事。小姐,我们到池边去看看金鲫鱼来。”

素琼遂轻移莲步,走到池边,坐于石凳上。见池中金鲫鱼着实你赶我赶,送来送去。素琼不解其意,问了凡道:“那鱼儿怎的是这样赶来赶去?”了凡道:“小姐你不晓得,这是雌鱼赶骚。这雌鱼撒不出子,要这雄鱼打雄了,就好撒子出来。”素琼觉不雅,也不答应,又是春桃对了凡道:“若依师父说起来,你们没有雄的打雄,肚里的子倘撒不出,可不要胀死了么?”素琼听见了,又把春桃骂了一句:“成何体统!”又坐了片时,对了凡道:“此时奶奶想起来也,我们该进去了。”了凡随行了。小姐慢慢的移步进去。

素琼走到园门口,见阶缝里一堆萱草,新发嫩芽,绿得可爱,乃问了凡道:“这是什么草?”了凡道:“是忘忧草。”又抬头起来,见墙角一树花开得有趣,又问道:“这是什么花?”了凡道:“是消恨花。”素琼道:“那两种花草的名头正宜出家人种的。”了凡道:“正是。小尼倘遇忧恨之际,看看此两种花草,便可忘忧消恨了。”素琼道:“只怕师父说谎。点点花草,怎消得出家人万千忧恨来?”了凡道:“小姐好嘲!”素琼道:“言出无心,莫要认真。”了凡道:“小尼怎敢?”说罢,一径到里面去。

正好老夫人才起身梳洗过,坐在那边,见了素琼、了凡走到面前,问道:“你们在那里游玩多时?”了凡道:“偶同小姐在园里看看花儿。”老夫人道:“园里我也倒不曾去。”了凡道:“吃了早饭,待小尼同奶奶进去,看看那些花木,不比往年了呢。”夫人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正话间,里面掇出朝饭来吃过,老夫人同了两尼到园里赏玩去了。不题。

却说那素琼小姐,经早上盘问了尼姑一番,知道两首诗就是昨日这风流情种做的,心上顿起相思念头;更被那了凡引入园中,见了这些红芳烂漫,物类感人;又听了了凡这一番挑动春心的话儿,遂进房去,取出笺来,细加玩味,觉得心火升起来,口渴难过,叫春桃拿一壶茶来吃了几杯。

见春桃出去了,又对着这两首诗轻轻的道:“卫旭霞,不知你何由得窃进此室,遗这珠玉于笺上,以至费我寻思;更自不明不白的去了。暖!今日若得你在这里,就此海棠花下订了姻盟,解我心中想慕之切,也不枉生世一番。如今人去空留惹眼诗,教我怎生样丢这念头?真个是害相思不浅的冤孽也!苍天苍天,我邬氏素琼若不得卫旭霞为夫,誓不别缔姻盟!拼一死永辞人世,到阴司去也罢!”当时愁情如缕,幽恨如山,只得把园中即景咏一首诗,解解闷怀。遂研浓了墨,蘸饱了笔,取出纸来铺于桌上,援笔构思,咏就七言一律。诗曰:

羡杀池鱼戏水涯,悉将幽怨度韶华。

阶前空睹忘忧草,树上徒观消恨花。

京兆未盟眉懒画,寿阳应睡髻偏斜。

依依柳线侵窗绿,系我愁肠闷转加。

写毕,念过一遍,藏于匣中,长吁短叹了一回,觉得神思困倦起来。

恰好春桃走到面前,对他说道:“你自去看看奶奶,待我略睡片时。”春桃答应而去。素琼掩转了门,走到卧榻前,揭起流苏,掀开锦帐,朦朦胧胧的睡入温柔乡去了。

看官们,你道好不古怪!那素琼小姐因私想欲与卫旭霞为夫妻,怨天尤人了一番,岂知惊动了普门大士,命伽蓝土地来托梦于素琼。那伽蓝走近床去道:“素琼、素琼,我乃本庵伽蓝神圣是也。领大士法者,特到小姐跟前嘱付,当细细听我道来。昨日相会的洞庭才子卫彩,原来与你曾订三生石上姻缘有分,故掌婚司遣他到来,题诗挑动,应与汝私盟订姻。岂知中途遇着了一个色中饿鬼的尼姑,冒去云情雨意,少不得还要奏闻玉帝。今大士见汝在此怨天尤人,特差我去摄那卫彩的神来,同汝会晤一遭,以安杂想。”

说罢,只见卫旭霞飘飘拽拽的立在素琼面前,道:“昨日略睹芳容,便觉神魂飞越,但别后不知更何以为情耳!”素琼道:“我亦如此。得会英才,亦欲略悉片言,叵耐家慈在侧,不便启齿,使我柔肠似绞。今复获把臂,以舒积衷,实出望外。”旭霞道:“小姐不须愁烦得的,我与你必有一段天缘前定,故得萍水相逢,或者异日更有相会之期亦未可知。今所喜者,难得小姐独自在此,两人的心曲当趁早罄尽。倘有人来,小生就要去了。”

素琼道:“闻郎君年甫弱冠,尚未缔姻亲者。”旭霞道:“正是。”素琼道:“我想起来,今日与你相亲相近,大家有心向慕,不是有夫妻之缘的,谅难如此。欲与郎君就此海棠花下,以缔百年之好,未审尊意若何?”旭霞道:“小生亦有此意,实不敢启齿。今既蒙小姐有怜香之意,小生难道反无惜玉之情?”说罢,两人走下阶去,在花前深深对拜,各自立誓过,走进室来。素琼道:“目下虽订姻盟,更不知何日欢会!”旭霞道:“小姐若肯预赐交颈,小生亦何乐而不为?”两人遂于绣榻上去欢合起来。

素琼梦中正处得意之际,恰好春桃推开了门,走近榻来,看见小姐梦中喜笑,口里咿咿咽咽,似有魇的意思。春桃忙叫一声,掀开被儿去推醒他。只见素琼口中连连叫道“旭霞”。春桃见得如此光景,不解其故,乃道:“小姐,碧霞这丫头在家里,叫他做什么?我是春桃,不要认差了。”素琼心神恍惚的把眼拭开,下床来着了凤鞋,见是春桃立在面前,乃道:“暖!好一场大梦也。”遂走到桌边,推开了窗儿一看,但见碧天如洗,落红满径,暗里感叹道:“好梦难成!正处欢情浃洽之际,却被春桃这厌品唤醒了。”正是:

无端耳畔声声唤,一枕鸳鸯梦不完。

想罢,乃转身问春桃道:“你方才推醒我的时节,怎生模样?”春桃道:“说起来连小姐自己也要好笑的。不知与家里碧霞这丫头在梦里有恁好处,觉转来连连叫他。”素琼道:“这桩事情,你不要说与奶奶得知,我归去时重重赏你。”春桃道:“说也不好说,赏也不要赏。但是春桃下次也犯出过失来,求小姐不要打骂就够了。”说罢,春桃自出去了。素琼独坐室中,想着梦中情事。不题。

却说老夫人到园中去,尽意游玩了一回,进来看见素琼懒垂垂的坐在那边,问了几句。吃过点心,又同到佛堂里去,坐谈片晌。倏焉日没咸池,星辉河汉,大家进去吃了夜膳,各自睡了。

到得次早起来,卷了铺盖,发下船去。老夫人叫了凡陪归,四、五个人一齐登舟,望昆山去了。只是那小姐心上有些怏怏不快。正是:

游春归去恨无边,何日重来续梦缘。

果是三生曾有订,伽蓝嘱语应非愆。

不知那素琼小姐这样思想卫旭霞,到家时作何状貌;更不知那卫旭霞何日到尼庵来问信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素琼正已在园中做梦,到房中来反是醒时事了。莫认错。

迷离曲折。“草桥惊梦”、“牡丹寻梦”之后,得此而三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